山西民间艺术:山西民间炕围画

乐天堂娱乐

2018-10-12

山西民间炕围画  炕围画作为山西地方文化中一支地域性很强的造型艺术形式,是壁画、建筑彩绘、年画的复合体。 晋东南地区、吕梁地区、晋中地区、忻州地区、雁北地区均有分布,其中尤以原平、代县的炕围画最为著名。   一、美化居室的炕围画  晋北属高寒地带,农村中家家户户都有火炕取暖御寒。 炕上的墙面极易脱落起皮、经常蹭脏衣物被褥。 于是人们先以刷墙所用的白土(亦叫甘子土),调以胶水,在环炕的墙上涂一高约二尺的“围子”,这样既保护了墙面,又使人们免遭了脏衣污物之累。

  实用性有了,但无美感。

于是人们又以墨线绘以简单的线条边饰,中间再画几枝兰叶墨花,果然悦目好看。

就这样,最初形式的炕围画出现了。   稍后又以颜料做底,色彩画花,桐油涂罩。 既鲜艳亮豁,又坚固耐久。 日常脏污了,以湿布揩擦,则又光亮如新。

因此,炕围画开始在民间流行起来了。

  进而,由于众多兼擅宫庭、庙宇彩绘的画匠投身此业,各种建筑彩绘图案、表现形式得以大量的借鉴和引入。 而民间木版年画在城乡的盛行,各种画传图谱的刊印流传,又为炕围画的画空内容提供了丰富多彩的“蓝本”。 炕围画的表现能力日渐成熟,形式格局逐步完备,此时当是清代应无可疑问了。

  此后,又经过多少年无数民间画匠和劳动人民的智慧合力,新型油漆涂料和绘画颜料的应用,各种姊妹艺术的影响和滋补,使得这一乡土之花,枝繁叶茂,越开越艳。

及至今日,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,炕围画的华彩丽姿,遍及千家万户。   二、丰富多彩的炕围画  炕围画的形式构成有一套固定的程式。 即以上下两组边道,按照一定的规格布置而形成其主体框架,中间等距离安排以各种画空。

既具完整对称的装饰形式美感,又具简繁对比,主从相映的丰富表现内涵。

炕上部分是其主体,锅台画、灶头画、看墙画是其外延部分。   炕围画的高度一般为二尺左右,现时由于房屋建筑日渐高大宽敞,炕围画亦有逐步增高之势;其长度则依照炕的大小而定。   炕围画画空、边道以外的空间部分所涂色彩称为底。

宁武、五寨一带喜用红棕色,红火浓艳,强烈醒目,原平、代县、繁峙一带则多用深浅绿色,素雅大方,清新悦目。

二者各具其妙,各悦所好。   边道图案是炕围画的精华所在,对炕围画的形式和风格的形成,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所以,评定一套炕围画的精劣高下亦多以此为标准。

  边道的种类极为繁多,相当一部分是具有吉祥寓意的图案纹样反复连续而成。 常用的有:退色边、玉带边、竹节边、边棠边、冰竹梅边、卷书边、万字边、狮子滚绣球边、富贵不断头边、夔在套蝠边(蝙蝠寓福)、暗八仙边(八仙手持的道具)、鹤寿边(白鹤与各种寿字)、福寿边(佛手与桃或蝙蝠与寿字)、金玉满堂边(金鱼加水草水纹)……或古朴、或新颖、或简洁、或精细、或平面展开、或立体凸现、或强烈明快、或平和迷离,可谓是百色百样、美不胜收了。

每套炕围画边道的繁简多寡不尽相同,但都是有机组合,相映成趣。 如若再仔细体味其中吉祥涵意的构成匠心,那更是如嚼橄榄,余味无穷。   同边道相配的还有几种适合形图案纹样,画在画空两旁的为“卡头”;设在第二组边道下面角隅处的称作“角云子”,这些图案都是“细炕围”的附加装饰,具有锦上添花之美。

  画空也称“池子”,是炕围画的点睛之处。

有长方形、圆形、菱形、扇形等多种形制。

表现内容丰富,人物、花鸟、山水、风景无所不有;表现手法多样,工笔重彩、水墨写意,木版年画,月份牌年画、装饰粉画“多元并存”。   人物画旧时多取材于历史典故,话本传说。

一般有“桃园结义”、“三顾茅庐”、“太公垂钓”、“苏武牧羊”、“四美图”、“八爱图”、“二十四孝”等。 现时则多选用神话传说、戏曲故事,一般为“嫦娥奔日”、“麻姑献寿”、“莺莺听琴”、“貂婵拜月”、“白蛇传”、“红楼梦”、“梁山伯与祝英台”、“打金枝”、“金水桥”等。

有的是各种“选段”的集锦式“会串”,有的则以“连台本戏”表现。

  花鸟画是深受人们喜爱的画空内容,常画的有:牡丹富丽、孔雀开屏、荷花娇艳、鸳鸯比翼、松伴白鹤、竹拥熊猫、蝶戏秋菊、鹊闹冬梅、兰花沁香、山茶吐蕊,还有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、“一枝红杏出墙来”……真个是花团锦簇。

喧闹的春色,时时化解和抚慰着人们饱受生存之累的心境。

勃勃的生机,常常激发着人们热爱生活的兴头。

  画空内的山水画多为高山奇峰、飞瀑流泉、碧树烟云。

风景画则多是各地名胜:北京的颐和园、北海的白塔、杭州的西湖、苏州的园林、桂林的山水、太湖的渔歌帆影,以及由此变化而来的青山碧水、楼台亭阁、长桥曲栏、绿树白云构成的各种画面。   然而“重头戏”还属锅台画和看墙画。

锅台上方的称为锅台画,无锅台处则为看墙画。

由于其面积大,位置显,因而使得匠人总是把最拿手的本事,用在此处显露。

内容多吉祥喜庆,如娃娃坐莲花为“连生贵子”,锦鸡与花是“锦上添花”,猫与牡丹蝴蝶组合为“耄耋富贵”,鹿鹤相聚则是“六合同春”,松竹梅一处为“岁寒三友”,花瓶中插月季花则是“四季平安”。

  由于这些题材内容的含义,寄寓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希冀,故而倍受人们的喜爱,并作为“保留节目”传流不衰。 由于这些画面都以饱满的构图,艳丽的色彩,生动精细的刻画而引人注目,故而享受着主人们的“重点保护”,有的是以透明的塑料薄膜遮罩;有的则专门串一“茭箭排排’挡尘御气。

只有在亲朋好友上门或左邻右舍相聚时,方才展示夸耀,其珍爱之心可见一斑。

  灶头画是与锅台画相连的立式画面。

因在风箱上方供灶君的位置故而得名。 表现内容有瓜果、花鸟,亦具吉祥内涵。   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窥见山西炕围形式之内蕴,集品类众多的艺术形式,容五花八门的表现手法,纳丰富多彩的题材内容。

倾其所爱,尽其所想,反复铺陈,叠加组合,构成了其大红大素,大雅大俗的美学品格。